D88尊龙
展开分类
收起分类

七国集团宣布对俄追加制裁西方舆论质疑:能勒住“俄罗斯熊”吗?

2022-06-28 20:03:06

  七国集团宣布对俄追加制裁西方舆论质疑:能勒住“俄罗斯熊”吗?【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沈杰森 柳玉鹏 任重】七国集团(G7)领导人27日在德国峰会上发表联合声明,宣称将向乌克兰提供“持续支持”。乌克兰总统则于当天告诉G7领导人,希望乌克兰的战事“在冬季来临之前结束”。继前一天美国总统“预报”G7将禁止从俄罗斯进口黄金后,27日从峰会上又传出G7将“尝试限制俄罗斯石油的价格、目标是让俄罗斯挨饿”的消息。但正如美媒所说,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已经超过4个月,那个“让普京承受痛苦、迫使他撤军”的制裁计划迟迟没能奏效,相反结盟制裁俄罗斯的国家却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经济痛苦,包括法德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都做好了退回“煤炭时代”的预案。“能勒住俄罗斯熊吗?”西方媒体一边清点着制裁俄罗斯工具箱里的存货,一边反复地问着这个问题。

  据俄塔社报道,当地时间27日,泽连斯基在G7峰会上发表视频讲线国家的支持,并呼吁加强对俄制裁:“G7国家在制裁方面的一贯立场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应进一步加强制裁,特别是通过限制侵略者石油出口价格。” 他表示,战斗条件不佳将使他的部队在发动反击时更加艰难,呼吁为乌克兰提供防空系统,帮助出口粮食,协助国家重建,并表示希望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能够在冬季来临之前结束”。

  随后,G7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宣称“只要需要”,将持续为乌克兰提供支持。“我们将持续提供财政、人道主义、军事和外交支持,并在必要时与乌克兰站在一起。”G7关于支持乌克兰的声明这样写道。声明还表示,未来的和平解决方案将由乌克兰自己决定,“不受外部压力影响”。

  据英国《卫报》27日报道,在刚刚过去的周末,俄罗斯加强了对乌克兰的空袭,包括对首都基辅的空袭。俄塔社26日称,当天乌克兰军队袭击了克里米亚的黑海钻井平台,这是一周内的第二次袭击。加拿大周日向波罗的海和北大西洋部署了两艘战舰,加强北约东翼对俄罗斯的应对。另据美国有线日报道,美国计划最早在本周宣布,已为乌克兰购买了先进的中远程地空导弹防御系统——“挪威先进防空系统”(NASAMS),可打击160多公里以外的目标。

  另据德国《南德意志报》27日报道,印度、印度尼西亚、南非、塞内加尔和阿根廷等国的领导人也将参与当天G7的会程。峰会第二天的议题还包括健康、能源和气候、全球粮食形势等。

  白宫27日在其官网发布消息,美国总统拜登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当天就欧洲能源安全发表联合声明称,美国和欧盟委员会将共同努力,寻找在未来几个月内进一步减少俄罗斯能源收入的方法,以进一步削弱俄罗斯对乌军事行动所需的资金来源。“G7领导人将试图限制俄石油价格,”CNN27日引用一位不具名的美国政府高官的话称,“这里的目标是让俄罗斯挨饿。”

  同天CNN的另一篇报道称,为了让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更难继续从俄罗斯进口石油,欧洲打算逐步“禁止为运载俄罗斯原油的船只提供保险”。另外,在欧洲的支持下,美国可以对继续与俄罗斯做生意的第三方国家实施所谓“二级制裁”,就像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所做的那样。报道称,美国政府“没有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此举将会遭到更大的政治阻力,产生更多混乱。

  俄罗斯《生意人报》27日称,G7 国家正在讨论通过运输和保险的限制来对俄罗斯油价实施上限的可能性,这将不可避免地遇到产油国的阻力,因为不符合他们的利益。此外,所有石油进口国都不太可能遵守G7规定的石油价格上限规则,“因此,这一计划不会成功”。

  此外,据德国《南德意志报》报道,美国将宣布对 570 种俄罗斯商品征收新关税,并使用制裁措施打击俄罗斯的国防供应链。G7领导人还将投票表决制裁“对侵犯人权行为(如战争罪)负有责任的人”,美国国务院将对大约 500 名俄政府官员实施入境禁令。

  尽管G7峰会高调展示“团结应对”,英国广播公司(BBC)27日称,最近几周,西方国家在俄乌问题上的团结“有所动摇”,一些领导人开始讨论与俄罗斯的“长期关系”。有英国政府官员表示担心,尤其是法国,随着国内政治压力的加大,它正在失去对这场“长期战争”的兴趣。这就是为什么印度、印度尼西亚、南非等国的领导人会被邀请参加G7峰会,讨论还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应对全球通胀。

  虽然G7峰会又把制裁俄罗斯的工具箱翻了一遍,但西方舆论对于制裁俄罗斯的兴趣似乎正在下降。“俄罗斯一直在赚钱”,CNN27日称,美欧目前正在讨论几项措施,包括限制俄罗斯能源进口价格、由欧盟集中采购、禁止船舶保险,以及施压继续从俄罗斯购买能源的国家等,它们都有不利的一面。哥伦比亚全球能源政策中心学者约翰斯顿表示:“有一些工具可以加大对俄罗斯的打击力度,但它们会让美国和欧洲的消费者直接付出巨大代价。”

  美国彭博社27日报道,随着两张欧元债券息票的宽限已于26日到期,俄罗斯面临“自 1918 年以来首次外债违约”。对此,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贾巴罗夫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是西方银行冻结了(偷走了)属于我国的巨额资金”。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7日表示,不同意说俄罗斯发生债务违约的论断,资金无法到达所有者手里,问题不在俄方。他提醒称,俄财政部早在5月份就用外币支付了一笔款项,这笔钱没有送到收款人手中,这不是俄罗斯的问题。俄金融分析师别利亚耶夫称,俄罗斯有钱,俄罗斯违约是不可能的,它也不会对俄的经济产生任何影响。

  “能勒住俄罗斯熊吗?”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网站发表文章称,制裁对俄罗斯的短期金融影响,自5月以来似乎已经降低。减少能源出口不会对莫斯科的财政状况造成致命影响,因为俄罗斯政府目前的资产负债表状况良好,公共债务为2840亿美元,仅占2021年GDP的16%。“美国领导的联盟因制裁俄罗斯面临挫折和痛苦,”《纽约时报》26日称,“在华盛顿和欧洲各国,一个日益突出的问题是政策制定者在进一步对俄制裁问题上可能出现严重分歧。”

  “冯德莱恩希望与普京一起参加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德国《明镜》周刊27日称,26日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采访时,她公开反对抵制 G20 峰会——即使普京将出席会议,“我们必须非常仔细地考虑我们是否会瘫痪整个 G20,我不提倡这样做”。